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119章:智商喜人

绕铁柔 何兮 2541 2020-03-04 04:05

  

铁柔截断了河流,这下子换成了拓也要没水喝了。

王婉与耶律良约好每一个月见一次面,这次王婉悄悄地潜入了慕沙城里。

耶律良和第一次见面时已经已经大不一样,嘴唇干涩,面如土色。

王婉吓了一跳:“你这是因为吃了败仗,茶饭不思了么?”

你才茶饭不思了呢!他倒是想吃想喝,那也要水啊!因为铁柔断了他们的水流,搞的他们不仅饮用水短缺,连做饭都没水了,天天让他们啃馒头,还没有汤,弄的他们和着口水往下咽,不过再这么下去,他们估计连口水都没有了。

“铁油那个狡诈滴,大大滴狡诈了!”因为缺乏水分,耶律良声音干哑,早就没了以前的威风凛凛。

“噗。”王婉没忍住地笑了出来,“不是,就算你们缺水吧,可你一个大将军,还会没水喝么?”

耶律良冷哼一声,傲然地道:“我既然身为将军,更应该与士兵们同甘共苦!即使有最后一滴水,我也要跟士兵们分享,怎能我一人喝水,让士兵们无水吃?”

早干嘛去了!谁让你劫了铁柔的粮草!

王婉特别没眼力劲儿,这么崇高的奉献精神,她居然一点都不感动:“噗,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想笑,可是……可是你的声音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我忍不住!”

耶律良:“……”

是以为他现在不会杀她了是么?姑娘你会不会放心的太早了点?

“好好好,不笑了,哈哈,别瞪了,我……我不……哈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啊!”

“……”

一刻钟之后,就在耶律良忍无可忍,打算把王婉拉出去宰了的时候,王婉终于笑够了。

“噗,咳咳,抱歉抱歉,我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这位姑娘会不会把他想的太善良了?连拓也那个皇子都不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

算了,还是先问情况再说。

“合着我的作用就是取悦你的?”

“反正现在你也没仗打,别绷的那么紧嘛,笑一笑啊!”

王婉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天看着温睿修与铁柔两人形影不离,他们与敏安公主、萧遥还有尹擎宇一起打打闹闹,芝麻呢,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就再没跟她说过话,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在军营,第一次感觉到了孤单。

“到底什么事?铁柔四不四有了什么计划?”

“噗!”王婉可能很久没笑了,笑点有点低,“好啦好啦,我不笑了,这次是真的。”

“哼!”

“阿柔确实有动作了。”王婉正色地道,“她正等着你们坚持不住,然后弃城时将你们一网打尽。”

耶律良冷哼一声:“白天做梦!”

“……呃,是白日做梦。”王婉尴尬的纠正:“但是我觉得这是你的机会。”

耶律良很是怀疑地看着她:“虽然我现在没水吃了,但是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质疑我的智商,我就不乐意了。”

和大辽人沟通好累,王婉揉了揉发疼的额角:“算了,我不和你们蛮夷计较,你难道不知道汉人有句话,叫将计就计么?”

你才蛮夷!你全家都蛮夷!

“你的意思是?”

呼,真是分分钟想要放弃报复阿柔,跟他们大辽人合作太难了!

“你可以假装弃城,然后在铁柔进攻的路上设下埋伏,她一定想不到,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我不知道她进攻的路线啊。”

这个脑子是怎么当上将军的?王婉头更痛:“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呀,到时候我会将他们总攻计划透露给你的。”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想看到铁柔失败呢?”

阿妈说的果然很对,汉人的女人都很可怕,出卖朋友居然还这么淡定,好可怕哦!

“如果你没什么意见,那就这么定了,我得回去了,如果出来的太久,他们会起疑心的。”

“等一下!”耶律良叫道。

王婉疑惑地看向他:“还有什么事么?”

耶律良眼神四下游弋:“……下次,下次能不能带点水袋过来……”

王婉:“……”

她得带多少个水袋才能够你和你的士兵们喝啊!

王婉走出耶律良的大帐,出来就与拓也撞个满怀。

王婉看到他有些意外,却勾出一个嘲弄笑容:“是不是要给十一皇子行礼?”

拓也沉默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们汉人有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

“我理解不了,我是讨厌铁柔,恨不得她失败,可我也是大昭人,你伤害的也都是我的乡亲同胞,我永远也没办法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王婉顿了顿,“你可能不记得了,那些死在你们大辽兵手里的很多人,你曾经也和他们生活过。”

“那你为什么要出卖阿柔?”拓也反讽道:“既然你这么爱你的国家,为什么还要跟耶律良合作?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会有更多人死去,比起死在我这个异乡人的手里,被自己人出卖应该更可悲吧?”

王婉沉默了一下,自嘲地笑了笑:“你说的对,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们都是背叛者。”

谁也没比谁高尚到哪去。

而她背叛的那些人,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自小与她生活在一起的伙伴们。

王婉回去的时候,尹擎宇正在跟王宣懿吵架。

“不行!这么做太幼稚了!”王宣懿争的脸都红了,却还是不肯退步。

“怎么叫幼稚?”尹二少不同意,一脸的不悦:“我们这是刺激,刺激知道么?万一辽军受了刺激,方寸大乱,我们不就占便宜了么?你要知道,能减少我军的伤亡才是最重要的!”

“那你觉得拓也,还是那个什么耶律良的他们能上当?你以为他们像你这么天真?”

“我觉得很有可能啊!”尹擎宇理所当然地道:“你想,他们正是缺水的时候,如果我们举办个泼水节活动,来个与军同乐,还不得气死他们了。”

王婉:“……”

突然觉得耶律良的智商还是很喜人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