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74章:所以是为了别的男人打架

绕铁柔 何兮 2567 2020-03-04 04:05

  

王剑南和铁柔之间的老规矩可不是石头剪刀布,那玩意,铁柔两岁就不玩了,自从她三岁的时候一拳打黑了铁老三的眼睛之后,铁柔就开始了用拳头说话。

与王剑南之间的分歧也是如此。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两人四目相望,火花四射,气氛渐渐地紧张起来。

突然,两个人都动了。

他们不约而同地向外走去——这是怕损坏了屋子。

拓也没见过世面,莫名其妙地跟了上去,一道沉稳的脚步声走到了他的身边。

“要不要打个赌?赌谁会赢?”

拓也吓了一跳,诧异地看了身边的芝麻一眼。

芝麻啃着萝卜,一直望着院子中对峙的两个人,见他不说话,才瞥了他一眼:“我赌咱们村长赢,姜还是老的辣。”

芝麻出老千,因为她曾经见过无数次王剑南与铁柔的对打,无不例外都是铁柔输,根本毫无悬念。

拓也没说话,一直看着那个身影挺拔的少女,寒风吹起了她的衣角,让她看上去神圣凛然,但这并不是他对她最深刻的印象。

芝麻没有等到回答,有些意兴阑珊,还以为他们大辽人没有赌博呢,这也太单调了!芝麻陷入了对大辽人无限的同情之中。

就在她以为拓也不会开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他清冽认真的声音:“我赌铁油赢。”

他的发音还不怎么准确,说不出标准的柔,但是芝麻听懂了。

芝麻很高兴:“要不要下点赌注?”

拓也回答的很财大气粗:“赌什么都行!只要我有!”

芝麻:“……”你个寄人篱下的有什么好得瑟的!

拓也眼中微微闪着兴奋期待的光芒,好像他们只要一打起来,他就能跳起来似的。

他的兴奋点好奇怪。

温睿修是在他们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赶来的,他是被王宣懿叫来的。

“温夫子你快点,你快点呀!”气喘吁吁的小胖子跟在温睿修的身后,还不忘催促他:“再晚就来不及了!”

万一阿柔被他祖父打死了怎么办?

温睿修颇为无奈地转过头看他:“你别着急,慢点跑。”

“……快,”王宣懿话都说不利索了,喘着粗气,“快去救……救阿柔。”

看着王宣懿重情重义的样子,温睿修心情很复杂,“……你还是先歇会吧。”

他的情况可比阿柔危险多了。

温睿修来到铁家,就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是动刀了?

温睿修连忙推开门,一阵风沙浪石,差点迷了他的眼。

“将军!”温睿修扬声唤道:“将军,刚有情报,辽军异动,众位将领还等着将军前去主持大局!”

交战的两个人默契十足的停了手。

王剑南气息微乱,倏地收了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好像松了一口气。

“改日再打!我先去开会!”

铁柔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膀,扭头看拓也,煞有其事地教育:“以后看到他躲远点,万一撞到他的剑刃上我可救不你。”

呵呵,当他瞎?他自己没看到?那老东西看着他都恨不得撕了他。

温睿修小声的询问芝麻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铁柔没有被王剑南打败,芝麻颇为失望,无精打采地道:“哦,就是村长要把那小子扔出去,阿柔为了保护他,所以跟村长打了一架。”

是那么回事么?!真是那么回事么?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带有歧义?

不过好像确实就是这么回事,但是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铁柔打断了两个人说话:“辽军有异动?他们是不是有抓走了我们的百姓?”

温睿修听到他未婚妻在辽军带回来了一个男人时没生气,在听到他未婚妻为了一个男人跟她的师父大打出手时也没生气,却因为铁柔这一句话顿时怒了。

温睿修看着跃跃欲试的目光,咬着牙道:“抓走谁也与你没关系!你老实的在家待着!”

铁柔用从未有过的一种谴责目光,不赞同地看他:“那要是被抓走的是你呢?”你是不是也能这样事不关己?

因为他没有那种经历,不知道进入地狱是怎样的痛苦,所以才可以这么若无其事。

“如果被抓走的是我,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来救我,不要因为我而犯险。”

“看吧,我就说吧,换了你也肯定……”铁柔接的顺嘴,压根就没听他说的是什么,然后就尴尬了。

芝麻若有所思地看了温睿修一眼。

温睿修又重复了一遍:“不管是谁,我都不希望因为我而陷入危险,即使我平安,也会难以安心的。”

铁柔静静地看着他,他温和的浅眸中坦然温柔,他是认真的。

温馨美好的气氛渐渐的在两人身边流转,一道煞风景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宁静:“哼,虚伪,漂亮话谁不会说,恐怕到时候你就不是这样了。”

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惜命。

温睿修微微蹙了蹙眉头,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铁柔道:“走吧,你不是想知道辽军异动么?我带你去看。”

铁柔点了点头,拓也立刻也要跟上,被铁柔狠狠地瞪了一眼:“你给我老实待着!万一我师父把你当汉奸砍了,我可救不了你。”

拓也立刻不服气地瞪圆了眼珠,然后看到铁柔手里的上邪,立刻乖巧了下来。

但是嘴里不服气:“不让跟就不让跟,有什么了不起,哼!”

这孩子可能嗓子疼。

温睿修从头至尾都没有看拓也一眼,比王剑南还将他忽视了彻底。

温公子身上还带着京城人士的清冷与孤傲,他是可以温和亲切,却更擅长淡漠疏离。他与王剑南不同,不是因为拓也是大辽人而对他心生敌意,而是因为对待不了解的人,他会保有戒备之心。

莫名其妙冒出来这么一个人,身份成谜,善恶不明,只凭三言两语很难评判他,可是铁柔维护他,所以温睿修即使心里也不赞成将他留下,却并没有说出口。

没看连王剑南都失败了么?!他又打不过她!对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温公子是不会以卵击石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