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130章:非正式版结局

绕铁柔 何兮 2645 2020-03-04 04:05

  

温睿修将屋子里的人打发出去,呵呵哒,这么多人留着干嘛,欣赏他们的洞房么?

想到洞房,温睿修的面色更红了一些。(百度搜索给 力 文 学 )

铁柔奇怪地道:“你脸怎么那么红?也涂了胭脂么?”

今天化妆的时候,铁柔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差点没认出来,那脸涂的,跟戴了一层面具似的,偏偏芝麻说新娘子都是这样。

温睿修嘴角微微一抽,却是坐到了她的身边。

不计较,不能跟她计较,今天是洞房呢!

“阿柔,你知道洞房会发生什么事么?”

温睿修不得不问这个问题,铁家也没个姑娘什么的,芝麻自己还是个姑娘,对这个问题更是一知半解,他是不指望铁柔自己明白这个问题的。

谁知铁柔却满不在乎地道:“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以前在军营里的时候,我没少去**抓夜不归宿的逃兵。”

温睿修:“……”

他媳妇儿去过**,这事怎么没人告诉他?

“……没关系,我会教你,不要怕。”温睿修可不想因为一个**毁了他的洞房,尽量放柔了声音。

铁柔骄傲的扬起下颌:“有什么好怕的?来吧,我怕过谁?!”

温睿修:“……”

偷听三人组:“……”

铁云朝:“怎么有点不想听下去了呢?”

“真的好同情温大哥。”铁行风是属于有良心的。

王宣懿则是佩服型:“阿柔果然好厉害,进洞房都这么强!”

不是从小读圣贤书的么?圣贤书教你们在这听墙根?

“你们更厉害,连阿柔的墙根都敢听。.”芝麻站在三人的身后,突然出现。

三人吓了一跳,芝麻冷冽的眼神望着他们:“还不快走?信不信我告诉阿柔?”

那不是死定了!

偷听三人组很没志气的跑掉了,唉声叹气的。

芝麻看着三人的背影,回过头看了一眼房间,嗯,温公子应该感谢他。

温公子现在没空感谢她,他正忙着解铁柔的衣扣,一颗又一颗,这其实是一种折磨又甜蜜的过程,温睿修很享受,但是……

“你是不是要脱掉它?”铁柔冷静地问道:“要不我自己来?”

你是要撕了它吧!

温睿修还打算将她的嫁衣收好留作纪念呢,可不能让她毁了。

“不用!我来!”温睿修异常坚决。

铁柔无所谓啊,很随和地耸了耸肩膀,你来就你来。

当铁柔躺在**上的时候还没觉得紧张,可突然身上一沉,一股清冽的气息铺天盖地般笼罩住了她,她浑身瞬间紧绷了起来。

温睿修感受到她的僵硬,温声的在她的耳边叫她的名字:“阿柔,阿柔……”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暗哑,她还没反应过来,唇瓣就被覆盖住了,让她立刻就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好像浮水里,根本使不上力。

温睿修的双手抚上了她的腰肢,一直锻炼的身体凹凸有致,让他爱不释手。

他在她的唇上很有耐心的辗转反侧,等她稍微放松了一点之后,便用舌头似乎在试探一般碰了碰她的嘴角,登堂入室。

他的吻带着一股霸道和强势,让铁柔一下子就蒙了,根本无从拒绝,相比于她,他显然不是只去过**抓逃兵的级别。

铁柔根本无从反应,只能跟着他的唇舌迷失**。

她的脸色因为刚才的亲吻变得更加艳红,映衬着红色的**单,有一种娇艳至极的美丽,让温睿修的眸色又沉了两分。

温睿修的唇沿着她的脖颈向下,很有耐心的亲吻着她,让她熟悉他们的亲密。

她的手臂上还有上次受伤时留下的伤疤,虽然只留下一道痕迹,却让他觉得心痛碍眼。

他吻上那条疤痕,似乎这样就可以抚平她。

温睿修力求尽善尽美,他们之间的约会已经无药可救了,但他想给她一个完美的洞房烛夜。

“阿柔,”压抑的低沉男音带着一丝暗哑,“会有一点痛,别怕,有我在。”

铁柔懵懂地眨了眨眼,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意思,她还想说,她才不会怕,痛一点怕什么?她可是上过战场的人!

然而没有给她机会,他就低下头,又吻住了她。

这一次她学聪明了,微微的有些退缩,可此时他却像变了一个人,容不得她丝毫的逃避。

这一次他更加霸道炙热,让铁柔根本避无可避。

就在她意乱情迷,理智尽失的时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比她打仗的时候受的箭伤还痛!铁柔的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很想呼叫出声,可是她向来强势,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肯示弱。

温睿修见她额头上都渗出一层的汗,却依旧不肯哼一句,心里又心疼又好气。

他也在尽量忍耐,不想弄疼了她,他低下头,在她的嘴边落下一个又一个轻吻:“阿柔,放轻松,有我在,我在……”

她知道啊,就是因为有他在,她才那么痛的!

铁柔狠狠地咬着唇不肯松口,温公子低下头低声道:“阿柔,再忍一下……”

她有些奇怪,她不是一直在忍么?

“啊!”

她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他的话音刚落,就一个干净利落的挺身,让她终于忍不住痛叫出声。

那一瞬间,铁柔才明白,什么叫痛。

铁柔瘫在**上,任由他摆弄着自己的身体,在她意识渐散的一刻,她只想到一件事,原来洞房比打仗还累!

洞房之夜还算是圆满的,至少温公子终于把握住了主导地位!

温睿修退了出来,为她清洁好身体,才躺到了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抱里。

她大概真的累坏了,一直半眯着眼,乖巧地缩在他的怀里。

温睿修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角,心中的某一块突然变得圆满,她在他的怀抱里。

铁柔不舒服地翻了个身,微微蹙了蹙眉头,嘴角里模糊地念叨着:“婉儿,我会保护你的……”

温睿修:“……”

即使意识昏迷还不忘记王婉是么!他眯着眼,在她雪白的肩头轻轻地咬了一口,方才泄愤。

他轻叹一口气,王婉,她在哪里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