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77章:你真是个好人

绕铁柔 何兮 2617 2020-03-04 04:05

  

韩非身为辽北第一官家子弟,为爱去当兵的消息不胫而走,掀起了一阵参军热潮,连总督都舍得儿子上战场!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操?韩非的举动居然意外的成全了韩广城大义凛然的名声。

铁柔觉得应该是大义灭亲。

因为儿子要参军而意外被百姓爱戴的韩广城,回过头死命地压下了韩太太要死要活也不同意儿子参军的消息。

韩太太就这么一个儿子,她舍得了夫君都舍不得了儿子,一时间韩府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温睿修没功夫去管韩非的破事,他回到书房,静默地坐在椅子上,眉头深锁。

过了半响,他叫来与皇上传信的暗卫,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推开门去找王剑南。

王剑南刚刚与部下探讨完军情,看到温睿修来,目光一亮:“睿修,正好,我正要去找你呢。”

“将军可是为了辽军按兵不动的事?”

王剑南点了点头,温睿修便笑道:“将军与我想到一处去了,我刚才派人去了湘城打探情况。”

王剑南微微一怔:“你怀疑是……”

湘城是大辽的首都。

“我们派出去一拨又一拨的探子,却什么都没有探听到,既然军中无事,那就是朝中有事了。”

王剑南恍然大悟,赞赏地拍了拍温睿修的肩膀,“还是你头脑好,灵活聪明。”

温睿修自小被人夸赞聪明的次数不知凡几,但第一次感觉到受宠若惊,他谦逊地冲王剑南笑笑。

然后铁柔就来了。

铁柔推开门,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张嘴就问:“师父,什么时候去冲锋啊?我给你打头阵!”

温睿修:“……”

王剑南一看到她就生气:“打,打,打,你就知道打!除了打打杀杀你还会什么?”

“这不是您教的么?”

温睿修连忙挡在两人中间,成功的阻挡了一场浩劫,他坚定不已地拉着铁柔离开了房间。

铁柔一把甩开他,赌气地撅起嘴:“师父为什么不让我上战场?连韩非那小子都能去参军,我还比不上他?”

温睿修轻叹了一口气,“这么想上战场么?”

“嗯!”铁柔毫不犹豫地点头。

温睿修没说话。

铁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瞬间的想到,他的官职好像也挺大的哈,连她师父有事情都要与他商量。

铁柔立刻打起了温睿修的主意:“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怜?我很委屈?我很大材小用?”不等他回答,她就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那我师父不给我机会,你同意也是一样的,你让我去上战场吧,我保证一定会让那群欺负婉儿的大辽蛮子有来无回!”

一次辽军营救并没有让她有丝毫的收敛,反而助长了她有恃无恐的气焰,她闯了辽营都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区区辽军算什么?

铁柔心中豪情万丈。

“好。”

“你不要跟我师父学,总是杞人忧天,担心那些有的没的,你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吧?不行找人出来练练,我让他一个上邪……”

“好。”

温润低缓的男音不厌其烦的又回答了一遍,听在铁柔的耳里宛如天籁。

“你答应了?”幸福来的太快,铁柔有些接受不来。

温睿修好笑地看着她瞪大的眼睛:“是啊,我答应了,是不是很感动?”

“嗯!”铁柔更用力地点头,感激不已地道:“你真是个好人,不像我师父,那么蛮不讲理!”

温睿修也很高兴,他做了她夫子这么多年,今天可是头一次,在她心里的地位超越了王剑南啊!大家都是做师父的,差距也未免太大了。

温睿修答应铁柔上战场当然不是为了争宠,他是由衷的认同她的看法的。

她有实力,她的武功已经青出于蓝,她的上邪天下无敌,在学堂的时候,她的骑射是全村……甚至是全城最好的,连男子都比不过她。

这样优秀耀眼的她,应该理所当然的出现在马背上,他永远忘不了她凯旋回城的那天,她脸上绽放的神采。

她大概没想过,就那一次,她究竟救了多少人,哪怕是现在,她大概也没意识到上战场,保家卫国意味着什么。她没把那些大辽人当回事,对她来说,上战场只是替王婉报仇,就像当初教训韩非一样。

有一点无知,有一点不知天高地厚,却是绝对的自信。

他愿意纵容这样的铁柔,愿意让她在她喜欢的地方绽放光芒,至于她的安危,他放心的很,因为他知道,她可以保护很多很多人,也可以保护自己。

不过……

“好人?”温睿修蹙起好看的眉头:“这是什么评价?”

温睿修得到过很多评价,比如说聪明伶俐,比如说俊美飘逸,比如说温润如玉,但是你是个好人?怎么听起来并不怎么让人觉得愉悦呢?

“对啊!”铁柔一脸认真地道:“温睿修,你真是个大好人!我会念着你的好的!”

温睿修眼角抽了抽,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好人来形容他。

“你打算怎么念着我的好?”

铁柔豪气干云,大手一挥:“以后谁欺负你了,尽管来告诉我,我都会替你做主的!”

“……”

说完,铁柔倒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人能欺负你?”顿了顿,她又说了一句:“除了我。”

嘻嘻,她果然好厉害好厉害,别人不敢欺负的人,一直都是她敢!

温睿修:“……”

“不过我以后肯定不会欺负你了!”铁柔连连保证,就差举手发誓,认真的不得了。

温睿修看着一脸开心愉悦笑容的铁柔,心里有些警惕,于是他试探性地开了口:“……在你心里,我除了是个好人,还是什么人?”

铁柔眨了眨眼,有商有量的询问他:“……除了好人,你还想当什么人?”

谁说铁柔傻的?谁!明明很聪明的嘛。

打死温睿修,他都说不出‘我还是你未婚夫’的话。

温睿修多骄傲的一人啊,怎么会用名分来挟制一个人,当然要等到她对他情不自禁,情根深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到那时,他再拖出两家的婚约,才叫顺理成章,天作之合嘛。

说白了,就是闲的有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