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71章:铁柔脑子坏掉啦!

绕铁柔 何兮 2521 2020-03-04 04:05

  

王婉没看到过这么惨烈的场面,她不禁捂住嘴小声的惊呼一声,看着少年的眼神就有些同情。

从铁柔出现之后,她就放下了心中的忐忑,一心一意的依赖着铁柔,后来阿柔又提议去救其他被困的百姓,多了好多她不认识的人,她就跟在阿柔的身边自怜自艾,对这个冒出来的陌生少年并没有多少注意。

可是看到他身上露出的疤痕,就可以想像到他之前过的日子是怎样水深火热。

“辽人果然凶残,连自己的子民都不放过。”王婉低喃地道,说完,她忍不住轻轻地打了个寒颤,如果铁柔没有把她救出来,她……她不是死定了?!

大辽人好可怕!阿柔好可爱!

少年听到了她的话,眼底立刻浮现起了戒备之色,恶狠狠地瞪了王婉一眼:“不用你瞎好心!”

王婉眨了眨眼:“是假好心吧?瞎好心是什么?”

他是大辽人,汉语说的不太好,有些词不达意,少年怔了怔,然后又恢复到了警惕的样子。

铁行风属于忧国忧民的类型,他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他走到了温睿修的面前,深深地作了一个揖。

温睿修差点就说了一句,大舅哥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

咳咳,铁柔这次回来,温睿修发现,他一直没有发现的心动有些抑制不住的迹象。

“温大哥,我想尽快进京赴考。”

温睿修愣了一下:“……这个不急,你刚回来……”

“温大哥,我要做官,我不能再等了。”铁行风抬起头,望着温睿修的眼,认真地道。

温睿修看着他半响,你着急回去当官,他不着急啊!他想当官什么时候都能当啊,他还没娶上媳妇啊!

如今温睿修非常理解韩非迫切的心情了,官家子弟还是与官家子弟有共同语言。

温睿修叹了一口气,微微点了点头,轻扯了一个笑容:“如果你这么想,那就去做吧。”

他突然发现他们不愧是兄妹,铁柔身上有的固执,铁云朝和铁行风也都有,认定了一件事,他们就会排除万难的去做。

所以温睿修答应的毫不为难,至少他确定了铁柔和铁行风是亲兄妹,他以前还疑惑过那么厉害的妹妹,怎么会有那么弱不禁风的哥哥?

铁行风跟铁柔可能是亲兄妹,但铁老三可能不是亲爹,他对昏迷不醒的女儿没有兴趣,对立志成为大官以报效国家的儿子也没兴趣,他对被铁柔带回来的少年很有兴趣。

“你的伤是怎么来的?”铁老三凑到了少年的身边,一脸的求知欲:“是大辽人打的么?他们为什么打你?像你这样挨打的人多么?”

铁老三对他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他以为,少年被大辽人虐待他们就理所当然的是一伙的了,天真的铁老三。

少年抿着唇不说话,铁老三对他的态度比对谁都和蔼可亲,也不生气,反而眼泪汪汪,自动脑补了一副少年被虐待的凄惨画面。

“……真是,真是可怜你了。”

少年诡异地看了他一眼,铁老三看着爱怜的目光看着他,却看到他脖子上有一道红痕,伤口很新,:“……这个,这个也是那些十恶不赦的大辽人打的么?!这群挨千刀的,对一个孩子也能下的去手。”

这次少年开口了,神色淡漠:“这个不是,这个是你女儿打的。”

是威胁他的时候打的,胁迫他带着她去烧掉他们辽军的粮草,他本来不从,后来在铁柔毫不犹豫地甩了他一鞭子之后就屈服了。

铁老三:“……”

少年忍不住道:“你真该好好管管你女儿,一个姑娘凶兆成这个样子,以后会没人敢嫁的。”

“……是凶悍。”铁行风一本正经地纠正:“还有,女子为嫁,男子为娶,她嫁不出去是铁定的了,这没什么悬念。”

少年瞥了他一眼,非常有求知精神的低声念叨:“凶悍……”然后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铁行风欣慰的差点夸奖他一句孺子可教。

温睿修面无表情的转过头,这个家里,到底有没有人知道这丫头其实是有婚约的?这么一口一个嫁不出去,让他这个未婚夫情何以堪?

……

铁柔的归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成就了自己的名誉,至少再提起王家村小霸王,大家在感叹她的爆棚武力值之后,还会说一句,她也祸害了不少辽军,让他们忍无可忍的把抓去的百姓送回来,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日子一长,讨论的内容越演越烈,慕沙城的百姓们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干脆把铁柔送到辽军去得了,祸害死辽军,他们也算除了一霸。

铁柔对外面的流言蜚语一无所知,她最近不喜欢打架了,她现在开始在思考。

把铁老三吓的,还以为自己一棒子把闺女打傻了,他后悔的夜夜跑到媳妇的坟前痛哭忏悔。

铁柔坐在自己家院子里九十度望天,表情忧郁,目光深邃。

如果这不是在大三九寒天,铁行风还能赞一句风雅,此时也只说一句:“神经。”便拂袖而去。

他最近很忙,要准备好东西上京赴考,没有时间跟铁柔发神经。

温睿修有。

温睿修走进铁家的院子,就诧异地看到如雕像似的铁柔,跟在他身后的元宝都瞪大了眼睛。

“她是死了么?怎么会这么老实?”刚说完,就被自家公子瞪了一眼。

元宝默默地闭嘴。

温睿修走到铁柔的面前,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洒在她身上的太阳。

温睿修由衷地问了一句:“……不冷么?”

铁柔呆愣愣地,像是没有回过神来,她眯起眼,过了好半响才认出他来。

“铁行风说,寒冷可以让人保持清醒。”

“那你清醒了么?”

铁柔老实地说:“我只觉得要冻死了。”

“……以后不要听他胡说。”

“哦。”

“进去吧。”

“哦。”

回到屋子里,铁柔找了一个椅子坐下,目光落在窗外,眉头轻蹙。

别说,还真有那么点忧郁哀伤的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