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4章:上邪认主

绕铁柔 何兮 2337 2020-03-04 04:05

  

铁老三听到雷声,疑惑地向外探去:“奇怪了,刚才还晴着呢!”

王樵也探头向外看,只见乌云密布的天空,虽然雷声震耳,却不见丝毫的雨滴,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脸色大变:“不好!上邪认主!”说着,他一把抓过铁老三,“你把上邪放在哪里了?”

听到王樵提到上邪,铁老三觉得好笑,一副轻松的语气道:“不会是上邪,我藏的可好啦!我把它藏到了锅台下的夹层里,没有人翻得到……”说到这,他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似的,说不下去了。

王樵看他的表情立刻就明白了:“然后呢?”

铁老三都快哭了:“然后……然后前几天收甘蔗,没有趁手的工具,我就拿出来……忘记收了!”

王樵看着他那副懊恼的样子,都懒得再骂他了,很好,将上古神剑拿出来劈甘蔗。

上邪是一柄流传下来的一柄神兵利刃,它极有灵性,它由取自从天而降的黑色陨铁为材料,剑身注入生灵魂魄为引,终于铸造了这柄可以与主人心神合一的宝剑。

关于它的传说有很多,听说它会自己找主人,如果落入到了它不认可的主人的手里,只是一柄比较锋利的剑而已,可如果上邪选定了主人,它就会无往不利,无坚不摧。

可好几百年过去了,那些传言似乎都是传说,谁也没有见到过上邪认主。

上邪认主,天惊地魄!

王樵和铁老三脚步匆匆地出了门,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只有铁老三家的院子里一道金光!

两人急匆匆地赶向铁老三家,一进门,就看到铁柔手里举着一柄青色宝剑,立在院中,那柄早已经锈迹斑驳的剑身,此时褪去了铜锈,剑刃闪烁着森然的光芒。

那抹异样的光彩,照在铁柔的脸上,显得阴森又诡异。

铁老三看到这个情况,脸色瞬间一沉,二话不说抄起一柄笤帚。

“你这不听话孩子!不是说不让你玩刀么!割着你了怎么办?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王樵:“……”

铁老三揪着铁柔的耳朵嘟嘟囔囔地进了屋,铁柔揉着自己的耳朵,龇牙咧嘴地喊:“王伯伯救命啊!”

王樵无奈地上前解救了小丫头,上邪是王樵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的,上邪流传了上千年,关于它的传说无数,王樵也曾经无比向往过,也曾憧憬也许自己可能让上邪认主,王樵怎么也不会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上邪居然会落到了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此时王樵的心情实在是……复杂。

“既然上邪到了你的手里,你就一定要好好的对它。”王樵表情凝重地道。

“嗯嗯!”铁柔一脸‘理应如此’的表情,“以后我吃肉就绝对不会让它喝汤的!”

王樵:“……”

好吧,跟一个五岁的孩子探讨怎样对待一柄绝世神器还是有些太为难了。

王樵望向一旁的铁老三:“那啥,还是让闺女上学吧?”

铁柔眼睛一亮,“上学?”她期待不已地望向王樵:“王伯伯,你终于答应要教我武功啦?”

铁柔有武器在手,心中的豪情万丈,自动自发的脑补了一副自己行侠仗义,横行乡里,无人敢惹的画面。

说到学武这事,王樵就肝疼。他中年丧子,只剩下一个嫡孙,本来他想把一身的本事都传给王宣懿的,可王宣懿偏偏不喜欢,一门心思读圣贤书,让他学点武功跟要了他命似的。

六岁的王宣懿理直气壮:“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我每天读书的时间都不够了,哪里还有精力去练武?更何况,圣人言,君子以德服人,我相信,凭借我卓越的才能,没有武力,也一样可以保护自己!”

王宣懿口出狂言第一天就被揍了,他‘卓越的才能’并没有保护他自己,第一个揍他的就是他祖父,王樵狠狠的,手下丝毫没有留情的揍了他一顿。

因为以前职业的关系,王樵虽然谈不上反感文人那套文邹邹的东西,但是也绝对谈不上喜欢,尤其还是他唯一的孙子,背弃武艺一门心思读书的时候。

铁柔看到了,眨着一双清亮的眸子期待地看着他,“王伯伯,我不是君子,我不是君子,我不用以德服人,你教我呗!”

王樵:“……”

最可气的是王宣懿也在一旁帮腔:“对啊祖父,反正我不乐意学,你就教她呗。”

王樵倒也没有不能教姑娘的观念,可他担心铁柔到底是个姑娘家,怕她坚持不了练武的辛苦。

看着铁柔又提起这事,王樵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道:“那要不……就先学学看?”

“师父!”铁柔脆生生地唤了一声,差点跪下磕头认师,深怕他后悔似的。

铁老三咬着笤帚饱含热泪,他闺女已经够调皮了,再去习武,他软绵绵的女儿就更遥远了……

铁老三的担忧成真了,自从铁柔习武之后,就成了村里的一霸,整个王家村,上到十五岁的少年,下到刚满月的娃娃,就没有一个敢惹铁柔的,全部屈服在她的暴力之下,包括奶娃娃!再顽劣哭闹的奶娃娃,只要他娘说一句‘铁柔来了’,孩子立马就不哭了,比什么都好使。

这都是故事。

铁柔的成名之战是在她习武的半年之后,她一拳将她二哥的同窗的门牙打掉了俩,就因为人家看到她习武略带不屑地说了一句“莽夫之举!”。

打完了人,铁柔轻轻地吹了吹拳头,语气轻蔑地道:“连莽夫不过,柔弱的君子啊!”

铁行风气的脸都青了,其实这位同窗代表了大多数读书人对于武者的观点,连铁行风都不大瞧得上他妹妹去学武的。

反正自那天之后,铁行风就再也没有同窗愿意来他们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