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83章:谁说这丫头没脑子?

绕铁柔 何兮 2561 2020-03-04 04:05

  

转过头,却对上了拓也漆黑深邃的眼神,那个眼神里没有渴望,没有动容,没有羡慕,没有任何的情绪,仿佛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

铁柔救出了人,就打算离开了,可是当她骑上马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突然一扬鞭子,将拓也也带上了马背。

他其实也想离开那里的吧?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这样有这样的念头,对她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反正一个人是救一群人也是救。

所以后来她救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对铁柔来说,她带着他逃离了那个地方,只是救一群人中的一个,对拓也来说却不是。

因为从他出生,只有铁柔来救他。

……

温睿修在两人约好见面的地方冻成了狗……呸呸呸,冰棍。

温公子为了创造二人世界,连元宝都没带,自己独身一人前来,等了半天,铁柔慢悠悠的扛着上邪,摇着辫子出现了。

温公子作为机智青年没有指责‘你怎么才来’,而是荡起温煦的笑容迎了上去,即使他的脸已经冻的要麻木了,也依旧温声道:“来了?冷么?怎么不多穿点?”

铁柔满不在乎地摆摆手,霸气泄露:“不冷,这点冷不算什么!”

温睿修好笑地看着她孩子气的要强模样,若无其事地问:“今天很忙么?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战事忙不忙温睿修怎么会不知道?据说大辽的国主快要咽气了,两边如今都属于观望阶段。

“哦,不是,是今天我教拓也练了会武,他麻烦的紧,还要缠着我聊天,所以耽误了一会功夫。”

温睿修:“……”

风轻云淡的温公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你教他习武?”

这心口的寒风吹的拔凉拔凉的,是天气太冷了么?

温公子此时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是不是太不把那小子当回事了?

铁柔多实在的姑娘,已经开始汇报自己的观察结果。

铁柔多认真的姑娘,每天守在王剑南书房门前做了门将,从他一天见了多少人,一直到上了几次厕所都记得一清二楚。

温睿修神游天外,已经开始谋划除掉碍眼的一百零一种方法。

铁柔报告完毕就打算走,“行了,就这些了,我走了。”

办完事,提上裤子就走的这种行为怎么那么讨人厌呢?

“你都愿意陪他聊天,连跟我说几句话都不愿意……”他垂下长长的睫毛,疏朗的面容上满是失落:“我等你好久了。”

铁柔转身就走的脚步怎么都迈不出去,“……那,那又不是我让你等我的。”顿了顿,她烦躁又走过去,“好啦好啦,聊吧,聊吧。”

什么态度!温睿修鼻子差点都气歪了!有本事你走啊!你走啊!谁求你留下了!

“我就知道阿柔最善良的。”

哼,他就是这么能屈能伸,怎么地吧?

看着她挺拔而立的身影,温睿修忍不住磨了磨牙,他为什么要这么委曲求全?到底知不知道谁是她未婚夫?要不是因为打不过她……

现在去学武功可能来不及了,不过转念一想到,有一天他将她压在身下,她束手无策,可怜兮兮求饶的表情,心里想要学武的冲动怎么都抑制不下去。

他天资聪慧,如果努力努力,万一还有希望呢?

铁柔看着他诡异的表情不由得道:“你想什么呢?”

“你冷不冷?要不披上披风吧?”

嗯,他就是这么聪明机智!

“还是你自己穿吧,万一冻病了,师父还得来早我算账,我可赔不起。”

嗯,她是在担心他,心疼他,不想让他生病。

接下来的时间,温睿修好好的给她科普了一下,什么最近局势紧张,不要做无意义的事情,要把精力放在关键的地方,不重要的路人甲乙丙丁就不要再见了嘛。

铁柔沉默地听完他的话,“你就直接说,让我以后别教拓也学武就好了,不用拐这么大一个弯子。”

谁说这丫头没脑子的?谁?!

温睿修摸了摸鼻子,脸上笑容讨好又羞涩:“如果可以这样就最好了。”

凑不要碾!

谁能跟温公子解释一下,为什么他是她名正言顺的未婚夫,还要这么小心翼翼的讨好她?干脆解除婚约算了!

怀着愤愤不平的心情,温公子心满意足地走了。

可怜铁柔,被拽着强迫聊了两次天,再抗冻也觉得冷了,回去的时候在路上看到韩非在纠缠王婉。

铁柔想了想,上去抓住韩非又揍了一顿。

美其名曰锻炼他的反应速度。

韩非被揍的趴在地上起不来,哀号着叫婉儿:“婉儿,婉儿,你要是嫁给我,我这顿打挨的还算值。”

铁柔冷笑地举起拳头:“找死啊你?”

王婉听到韩非的惨叫声连忙跑出来看,她叹了一口气,按捺住轻松愉悦的心情上前扶起了韩非。

“阿柔,你又打人了。”

铁柔耸了耸肩膀,“顺手。”

韩非虚弱地站起身,恨不得将全身的力气都压在王婉的身上,结果等他站了起来,居然诧异地说了一句:“咦,居然不怎么疼!”然后冷嘲热讽:“哈哈,是不是你武功退步了,现在揍我都没以前狠毒了!”

这孩子是不是被打傻了?

铁柔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快过年了,师父说要积德行善。”

王婉:“……”

韩非收敛起笑容,叹了一口气,是啊,快过年了,这仗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大辽国土地贫瘠,物资匮乏,可在他们隔壁,就有一个富得流油的邻居,本着打打秋风好过年,就当是扶贫了,谁知道大昭国这么没同情心,居然来个拼死抵抗。

大辽没占到便宜,连国主都病入膏肓了,真真是祸不单行。

大辽国今年注定过不好这个年了。

因为除夕那天,大辽国的国主终于坚持不住,撒手人寰。

死了就死了吧,可是居然没留下遗嘱,争夺皇位的戏码终于进入白热化,此时已经没有人顾及到要打秋风的事了。

大辽退兵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