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67章:不好的梦

绕铁柔 何兮 2464 2020-03-04 04:05

  

韩广城沉默地移交了所有的公务,一路无言的回到总督府,也不知道还能住多久,三年前才刚重新修缮的,还花的是他的私房银子,早知道就不修了……

韩非就是这么碰到他爹的。

韩广城看着自己儿子缩头缩脑,不知道是不是又闯了祸而心虚的眼神闪烁,脑中闪过温睿修君子如玉的模样。心更塞了。

拼爹拼不过,拼儿子也拼不过,他的命好苦。

爹……

韩广城鼻头一酸: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胡闹了。你爹已经快不是总督了。

韩非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爹。

温睿修很有效率,韩广城本来以为,自己好歹在辽北经营多年,根深蒂固,就算温睿修要掌权也没那么容易,可没想到,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温睿修上下梳理,很快就打通了其中关节,办的公务越来越上手了。

不只如此。他还特地来来到总督府,好好的宽慰了韩广城那颗怀才不遇的心,话里有意无意地暗示,说他在辽北劳苦功高。日后回京一定会跟皇上如实禀报,再说他受了委屈,直说的韩广城直接把温睿修引为知己,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懂他。

韩广城做到了一方诸侯,可辽北环境苦寒,时刻面临着辽国的威胁,一个弄不好,他就成了困将,所以韩广城还是希望回到繁花似锦的京城的。

以他的资历,再加上家族的帮衬,他回京之后,六部总会有他的一席之地的。

如果温睿修能为他多说两句好话,朝中有人好办事啊,温睿修连如朕亲临的金牌都能拿到,办这点事对他来说简直没有任何难度。

当然,韩广城如此配合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辽军终于有了动作。

为什么要用终于?

情报显示,辽国国主调兵遣将,汇集军队向慕沙城方向聚拢,那个军队数字庞大的,让韩广城心惊胆战。他不敢自己一个人承担责任,正好温睿修愿意冒头,一拍即合。

搞定了韩广城,温睿修办起事来就更顺手了。他亲自写了一封奏折。将这里的事情报告给了皇上。温睿修并没有插手军中事务,而是交给了王剑南,这事他也写在了奏折里,皇上对此未置一词。这是默许了。

王剑南,这个传说中的战神,在事隔多年之后,又一次成为了许多军人心中的神。

王剑南带领着军队做各种应战准备,温睿修也没闲着,调动粮草,分析局势,为王剑南做各种后勤保障。还要注意朝中的局势,两人配合默契,相得映彰,做好了辽军攻城的准备。

王剑南在书房与军中将领开完作战会议,温睿修就来了。

还没有婉儿的消息么?王剑南看到他立刻就问道。

是亲爷爷么?!你孙子也失踪了好么!自从三个孩子失踪之后,所有人担心的都是王婉,包括王剑南,他还就那一个孙子呢,别铁老三都不靠谱。

铁柔夺门而出已经三天了,铁老三丢了俩孩子,还该睡睡该喝喝,温睿修都替他着急。

温睿修摇了摇头。疏朗的面容上隐藏着担忧:派出去的暗探还没回来,一点消息都没有。

还有铁柔,他最担心她了,本来就是冲动的性子。又天不怕地不怕的,总仗着自己武功好横冲直撞,可那是辽军,她武功再高。也架不住人多啊。

王剑南也担心,不过他不说:哼,也好,她也该知道知道天高地厚了,省的一天到晚的惹是生非。

可是这教训是不是有点大?那是敌营啊,随时面临的是几万军队,辽人向来都是以凶狠残暴著称。

温睿修微微苦笑,将军果然好定力。

王樵拍了拍他的肩膀:习惯了就好。

温睿修:……

他究竟要怎么习惯这种事情?

……

温睿修一点都不想习惯这种事。

回到自己的房间。元宝已经在外屋的小塌上累的睡着了,最近他也很忙,跑前跑后的,原本笑眯眯的小脸变成了苦瓜脸,他轻轻扯了扯嘴角,却没露出一个笑容来。

温睿修和衣躺到了**上,其实他已经好几晚都没睡了,他用公事麻痹自己。只有疲累的身躯才能让他忘记担忧,他合上眼,却了无睡意。只要他闭上眼,脑中就浮现一双明亮倨傲的浅眸。活灵活现,神采飞扬。

他终于成功的翘出了一个笑容来,带着暖暖的温度。

他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确认。估计连温睿修自己都没有想到。他是来寻找未婚妻的,最后却把自己丢在了这里。

而那个人,却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想都有点不甘心呢。

等她回来,他一定会站在铁老三那边,好好的教训她,让她不知天高地厚,还要没收她的帮凶,看她还敢不敢这样的吓唬人,不过话说回来,上邪究竟是谁给她的?那人尤其可恶,难道不知道这会造成很恶劣的后果么?

她才多大,能懂什么?如果不是有人给了她上邪。她又怎么会这么嚣张,无法无天的居然连辽军都敢闯!

还有韩非,如果不是他要绑架王婉,王婉也不会阴差阳错的被辽军抓走。要不是因为王婉被抓走,她又怎么会去只身去救人。

这也就是王婉,王宣懿和铁行风加起来都没这分量。所以,韩非也很欠收拾。他要想个办法让韩非也承受代价。

等她回来,他一定,一定要没收她的上邪,然后……然后顺便狠狠的教训那个给她上邪的人……

温睿修下定了决心。渐渐的阖上了眼。

温睿修做了一个梦,她梦见铁柔回来了,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带着最灿烂明亮的笑容。梦中的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份从心底涌出的渴望。

不过这个梦到最后却并不怎么美好,因为他梦见铁柔还带回来了一个男子,长得很丑很丑,可铁柔却说要嫁给他。谁反对都没用,坚定不移的要嫁给那个男子。他记得梦中的自己很生气很生气,他大喊了一句,‘我才是你的未婚夫’,然后就惊醒了。

温睿修喘着粗气,冷汗连连地惊坐起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