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101章:怎么总是她

绕铁柔 何兮 2558 2020-03-04 04:05

  

王剑南大将军人家可是有爵位的!他的侯府是皇上御赐的,面积不是全京城最大的,但绝对是全京城最华丽最精致最特别的。

好像不这样都显不出王剑南的荣宠似的。

铁老三立刻决定去住更大的宅子,温睿修自然是百般不情愿,费尽心机的留人,好吧,主要是留铁柔,看到底他们还是要搬走了。

可就是在搬家的前一天,又出事了。

芝麻带着铁柔和拓也出去买一些生活用品,为什么是芝麻带着?呵呵哒,不知道铁家谁最有钱么?

逛了一天收获不错,三人选了一家酒楼吃饭,正赶上酒楼说书人在说王剑南的段子。

王大将军最近刚回京,风头正盛,当年过气的段子又流行了起来。

铁柔支着下颌听着别人吹捧她师父,美的就跟夸的是她似的。

拓也眼角抽了抽:“你要是再笑,嘴都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找死啊!”铁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拓也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铁柔心满意足的继续听。

“放你个狗臭屁!”一道怒吼声在楼下响起:“王剑南那个王八羔子,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碰巧打了几场仗,还配的上战神?我呸!笑死个人了,以为我大昭国没人么?!”

“碰!”铁柔脸色铁青地站起身,椅子倒在了一边。

芝麻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衣袖:“低调,低调啊!咱们才刚惹了公主,将军让你收敛点的,你忘啦?”

“公主我都敢惹!还怕谁?”

胆敢污蔑她师父,铁柔提着上邪转身就怒气冲冲地往楼下走。

芝麻和拓也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相同的绝望。

铁柔威风凛凛地冲下楼,大喝一声,“刚才是哪个王八蛋说王将军的?敢不敢站出来?”

京城里的人对于这种隔三差五出现的矛盾已经习以为常,众人不敢明目张胆的指认,但是却用眼神出卖了始作俑者。

说话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身材……唔,怎么有点像老了的芝麻呢?虎背熊腰,膀大腰圆居然也能形容一个女人?明明穿着一身裙子,却看起来不伦不类。

铁柔还以为找到芝麻失散多年的亲戚。

“哪来的小蹄子,也敢管老娘的闲事!”女人和她的外表一样,一拍桌子勇于承认:“就是老娘说的是就是王剑南那个王八犊子!你……”

铁柔冷着脸,一拳就挥了上去,女人猝不及防,哀叫了一声被打倒在地。

芝麻和拓也跑下楼来正好就看到铁柔揍人的一幕,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女人被打,居然很快就站了起来,要知道,即使是一般的男人都无法承受住铁柔在盛怒之下的一拳的。

中年女人也不是普通的角色,离开站起身,胡乱的揉了揉嘴角,眼一眯,射出杀气:“看不出来,小蹄子还有两下子,敢打你老娘!老娘收拾的连你祖宗都认不出来!”

女人说完就冲了上去,芝麻看着店里乱成一片,遍地都是被打碎的桌椅,心疼的直抽抽,这得赔多少银子啊?

芝麻一点都不担心铁柔,她从小打架就没输过,但是这次她失算了,因为对方似乎也很有两下子。

和铁柔中规中矩的招式不同,那女人看似毫无章法的招数却招招狠冽,都是要人命的,下手又快又狠,即使是铁柔短时间都没占到便宜。

拓也有些急了:“哎,要不要去帮她啊?她会不会受伤?”

“算了吧。”芝麻扫了他一眼:“我跟你打赌,阿柔不会输的,就算是阿柔输了,你觉得我们俩上去就能赢么?”

拓也蹙了蹙眉头,“可是今天阿柔没带上邪出来……”

芝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学会相信阿柔……”

话音未落,铁柔就一脚踹到了那女人的胸口,芝麻眼睛一喜,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那女人双手紧紧地抱着铁柔的腿,拉着她一起倒在了地上。

铁柔刚要站起身,却被女人拖住了腿,她狠踹了两下居然都没甩掉她。

女人胸口一阵阵的闷疼,没想到这小丫头年纪不大,手下功夫这么好。

从来没吃过亏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阴郁,倏地放开了手,向怀里掏去。

铁柔被松开了钳制,立刻站起身,还没等她站稳,女人就握着匕首向铁柔刺来。

铁柔瞪大了眼睛,没等她有动作,已经有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身前。

看着那柄匕首刺入了肉里,发出奇异的声响,铁柔见状,眼中如数九寒霜。

铁柔大叫了一声,狠狠地在女人的心口踹了一脚,女人沉重的身躯居然被踹的飞了起来,又狠狠地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拓也!”

芝麻和铁柔连忙去看拓也的伤势,匕首正插在他的胸口,疼的他冷汗直流。

拓也被抬到酒楼的包房里救治,那个女人的家丁直接把酒楼给围了,看起来来头挺大。

铁柔满脸寒霜地站在大堂里,若不是有人拦着,估计已经杀人灭口了。

很快就有人报了官,尹擎宇到的时候,看到打架的俩人,头都大了。

怎么又是她!

怎么总是她!

尹擎宇想到温睿修就脑仁疼,转过头,看到打架的另外一个当事人,他的头就更疼了。

天要亡他啊!

京城这地界,一个招牌砸下来,少不得就得牵扯几个某某侯爷某某尚书某某大人的小舅子的侄子侄女。

但是这个招牌砸的也太准了吧?

那人是谁?司马敖的独生女,司马枫。

司马家屹立不倒,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司马家子嗣众多,特别的能生儿子,司马敖这一代生了八个儿子,独独只有司马枫一个女儿。

当年司马敖看中了王剑南,就是想要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他,谁知道王剑南不识好歹,居然给拒绝了。

司马枫得知以后大闹了一场,最后嫁给了司马敖下属的一个将领,后来这位将领战死沙场,导致司马枫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司马枫放言要为亡夫守节,这么多年都没有再嫁,不管司马敖怎么劝都没有用。

这也是司马敖非常痛恨王剑南的原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