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82章:拓也的心好累

绕铁柔 何兮 2624 2020-03-04 04:05

  

温睿修的一句慰问,让王婉只觉得浑身的疲惫顿消,全身通畅,她红着脸颊道:不……不,辛苦的,我也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百度搜索给 力 文 学 )

韩非在一边听的如痴如醉。呜呜,他媳妇果然好温柔,虽然平时对他凶,但是在外人面前就会给他面子!他好喜欢她啊!

呵呵,是不是傻?

有点心疼温公子,身边怎么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温睿修含笑地颌首:婉儿真懂事。

夸她啦,夸她啦!体贴懂事的姑娘才配的上温柔如玉男子,王婉害羞地瞄了温睿修俊美的脸庞,红着脸低下了头。

韩非看到她羞涩的模样。不是,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呢?!越看温睿修那张脸越是道貌岸然!

元宝来接我了,我先走了。你要注意安全。

体贴!太体贴了!他这是担心我!王婉脸红的滴出血来,恨不得立刻以身相许。

……夫子慢走。

韩非看着一直注视着温睿修背影的王婉,白着脸,后知后觉的问道:婉儿,打是亲,骂是爱吧?

媳妇儿太可爱的后果,就是情敌遍地都是啊,有一个铁柔就算了,现在还有一个重量级的温睿修,最重要的是他哪个都惹不起啊!

王婉收回目光,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也可能是为民除害。

……

从那天起,温睿修成为了韩非心里头号情敌,从在背后玷污污蔑,再到见面冷嘲热讽,就差吐口口水以示不屑,搞的温睿修一阵莫名其妙。

其实温公子也不太正常。

……

这天没打仗。

拓也一脸‘你们都欠我钱,你们全国都欠我钱’的抑郁表情……在蹲马步。

对的。蹲马步。

拓也自从来到铁家之后,铁老三对他的悲惨是相当同情,拓也在铁家的地位扶摇直上。三番两次警告铁柔不要欺负这个可怜的孩子。

铁柔面色如常地看到拓也身上的伤口之后,没有任何同情,非常的冷血无情。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你就是太弱了,谁都能欺负你,从今天开始我教你武功,只有自己保护自己。你才能去欺负别人。

说的很有道理,拓也没有拒绝的机会。

站好了,腿别弯。铁柔倒挂在一旁的秃树枝上,一边大声斥责。

难怪大家都喜欢当师父呢?可以随心所欲的教训人的感觉真的大好。

你眼瞎,我腿直着呢!

嘿,你个臭小子,还敢顶嘴?!没挨过师父打啊?

拓也瘪瘪嘴,闷声地道:没有,我这就站直了。

过了一会。

不是。还有多久啊?半个时辰该到了吧?

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胡说……

嗯?!

一炷香的时间……

铁柔满意地点头。

铁姑娘高兴了,终于大发慈悲地放拓也走了,明天这个时候。接着来哈。

对,完事之后提上裤子就走了。

等一下。拓也忍不住叫住她,看到她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他忍耐地道:你就这么走了?

怎么着?我还请你吃顿饭啊?

拓也神色落寞地坐到一边,消瘦的背影孤单寂寥,成功的留下了铁柔。

铁柔抓了抓头发,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真够麻烦的。

领回家的小鸟儿,不仅要管吃管喝,还要管它心情好。怎么就那么麻烦呢?

它就不能自己吃饭?它就不能自己玩耍?

两个人坐在冰天雪地里吹着瑟瑟寒风。

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

铁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我救了你么?我怎么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带我出来?

铁柔歪着头想了想,如实道:大概是因为你很可怜吧?

动容隐忍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张牙舞爪。

铁柔再接再厉地伤害少年脆弱的心脏:真的,特别的可怜,你当时看着我的眼神就在叫喧着‘带我走啊,带我走啊’,我就带你走了。

拓也:……

再说了。不带你走,我也救不出那些人啊。

这倒是真的,大家都知道是铁柔单匹马的救出了那么多人。却没有人知道,其中一大半的功劳都是拓也的。他是大辽人,非常了解辽军的部署。如果没有他带路,铁柔死那估计都见不到想找的人。

拓也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她是认真的,嘴角抽了抽。

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你说,但是我不一定答应你。

拓也咬着牙:如果我以后再问你这种问题,你别回答我。

铁柔想了想,觉得这事不麻烦,便配合地点了头:没问题,小事一桩。交给我,妥妥的!

……心好累,为什么偏偏是她救了他呢?

铁柔助人为乐之后很高兴。扛着上邪往回走,她还有约会呢,每天要给温睿修汇报可疑情况。唉,能者就是要多劳。

为什么会救他啊,其实她说的是实话。因为他很可怜。

当铁柔孤身混进了辽军里的时候,正好看到拓也在被人欺负,他们说的是大辽话。她听不太懂,却能听懂语气里的恶意与嘲弄。

拓也无动于衷地听着他们说话,对这样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铁柔当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同情心泛滥。她转身就去找王婉了,她哪有功夫搭理他,婉儿还等着她去救呢!

铁柔在大辽军营里转了三圈,连王婉的影子都没找着,反而又回到了原地,哎,又碰到了这小子在挨骂。

但是骂他的人已经换了一拨。

铁柔诧异了,原来还有人比她人缘还不好,虽然她人缘不好,但是没人敢骂她啊!铁柔想了想,上前问了路。

必须要为铁柔正名!她是有智商的,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很好欺负的人问,至少不会暴露身份。

拓也非常配合,没有丝毫的被强迫的不情不愿,不仅找到了王婉,还自告奋勇的带着她去找到了铁行风与王宣懿。

其实拓也也是个好人来着。

铁柔找到了人,铁行风和王宣懿还好,至少还是男子,不至于痛哭流涕,王婉没这种顾虑,抱着铁柔哭的肝肠寸断,铁柔无奈地任由她抱着自己哭湿了衣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