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绕铁柔

第88章:温家奶爸

绕铁柔 何兮 2529 2020-03-04 04:05

  

温睿修露出温柔浅笑,想要安抚她紧张的情绪,王婉眨了眨眼,似乎才认出眼前的人。(百度搜索给 力 文 学 )

婉儿,他们走了,不会有人欺负你了。婉儿……

王婉只听得到他的声音,对上他担忧的眼,她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袖,哇的一声扑到了他的怀里。

温夫子!

温睿修微微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拍着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耐心地安抚她。

婉儿,婉儿!你有没有事?我媳妇儿呢?我媳妇儿在哪!

韩非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下一刻他就冲进了大门。正好看到王婉扑在温睿修的怀里哭的不能自已。

韩非的脸都扭曲了。

不过他难得的没有上去叫喧,因为他看到了室内的一片狼藉和老王头夫妇的尸体,他眼睛一红。狠狠地向铁柔望去。

这些都是大辽人干的?

铁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还能有谁?

韩非低着头,骂了一句狗叉叉的大辽人,上前笨拙地想要安慰王婉。

王婉毫不犹豫的无视了他,专心地扑在温睿修的怀抱里哭的昏天黑地。

就在那一天,王婉失去了她所有的家人,王剑南成了光杆村长,王家村像王婉这样的幸存者只有十多个人。

王婉经受这一次的巨变,整个人都变了,然而受到刺激最大的却不是柔弱的王婉,而是王宣懿。

王宣懿跟着王剑南住在城里,他幸运的躲过了一劫,但是当事情爆发之后,他却是反应最大的。

他把以前读过的《论语》《诗经》孔孟之道都收了起来,开始研究王剑南书房里的兵书战法,要知道他以前是最讨厌这些的。

王剑南见了老大欣慰,直说孙子懂事了,他是见惯生死的,对于王家村的一场浩劫。他虽然难过,却不足以击垮他。

王婉依旧沉浸在伤痛中,只有温睿修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才能稍好一些。

韩非异常沉默地陪在她的身边。即使被她无视了也不在意,得知王婉会跟着王剑南一起进京,他二话不说收拾行李,美其名曰替他爹进京走关系。

说实话,韩非因为当年王婉替他求情的一句话,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实在是不容易。

终于,在接到皇上圣旨一个月之后,进京面圣的队伍终于要启程了。

大昭国里,敢不把皇上当回事的人大概都凑到了一起。

为了顾念队伍里大多数的人,他们选择了马车这个舒适又安全的交通工具。

铁柔就不怎么乐意,她喜欢骑马,拓也和她一样,所以一出发,两个人就板起一张脸。非常的有默契。

王宣懿最开心了,在学堂里的时候,他骑射就没及格过!

王宣懿开开心心地爬上了马车。被铁柔拎着衣领扔下了马车。

让婉儿先上。

王婉楚楚可怜地看着温睿修,温睿修无奈地叹息一声,露出温煦的笑脸:婉儿别怕。我和你坐一辆马车。

王婉小声地嗯了一声,有些安全感,是铁柔不能给她的。

王剑南和铁老三看着这么不让人省心的一大家子,想到前路漫漫,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愁死他们了。

终于是启程了。别说太监了,皇帝都快急死了。

如果说要问现在谁最恨大辽人,答案不是王婉,而是温睿修!

王婉刚刚睡醒,睡的不怎么踏实,似乎又做噩梦了。她叫着温夫子醒了过来。

温睿修在芝麻火辣辣的目光下,硬着头皮上前去温声安慰她,直到王婉平静了下来。

靠靠靠!温润儒雅的温公子忍不住爆了粗口。这都多少天了,好好好,婉儿是无辜的。她失去了亲人,应该好好安慰。

全都是大辽人惹的事!没事搞什么突然袭击!如果王婉的父母没死,他怎么会沦落到慰问品?!

现在王婉的情绪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喊温睿修准没错。什么?拒绝?呵呵哒,他拒绝个试试!铁柔第一个不放过他!

对,还有铁柔!每天跟那个死小子凑那么近干什么?深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感情好是不是?

温睿修心里郁结不发,每天看着铁柔与拓也在一起亲密无间,而他只能在这里当、保、姆!

来,大家一起叫。温奶妈!嗯,这个名字元宝是第一个叫的,被铁柔那个死孩子听到了。隔天全车队的人都知道了。

温睿修发誓,这辈子都跟大辽人势不两立!

这天,车队停靠在一个大城镇。多日来一直都住在荒郊野地,温公子强硬要求停下来好好休息。

温睿修好不容易把王婉哄睡着了,他大大地叹了一口气。这奶妈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走出房间,就看到铁柔蹦蹦跳跳的不知道从哪里野回来,正一脸开心。后面跟着的韩非愤愤不平。

大概就是又被铁柔拐去买单了。

温睿修咬牙,他也有银子呀!怎么不找他?这些日子,他天天与王婉朝夕相处。也没见她有什么反应。

谁,谁来教教铁柔吃醋,温公子感谢他八辈祖宗。

温睿修站在楼梯口挡住了小没良心的。

之前说错了,最恨大辽人的也许不是温睿修,很有可能是韩非。

韩非看到温睿修就鼻子朝天地哼了一声:夺人妻会下地狱的!甩头上楼。

温睿修懒得理他,而是一把抓住了铁柔的衣领:你跟我来。

温睿修成功的把小霸王拐回自己的房间,铁柔甚是乖巧,没了他谁来搞定王婉啊?

坐在温睿修的房间里,铁柔随意地靠在椅子里:什么事?你怎么不去照顾婉儿?

你总这么欺负韩非好么?

铁柔耸了耸肩膀:这就叫欺负他啊?我们来对欺负的定义不太一样啊。

温睿修忍耐地揉了揉额角,和这死孩子说话就是考验忍耐力。

他对婉儿总是一往情深,看在婉儿的面子上,你也对他客气些。

铁柔歪着头仔细地打量着他,看的温公子一阵莫名其妙。

你要是想让我撮合婉儿和韩非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